朱彝尊百科介绍

- 编辑:admin -

朱彝尊百科介绍

  康熙十八年(1679)举科博学鸿词,以布衣授翰林院检讨,入直南书房,曾参加纂修《明史》。曾出典江南省试。后因疾未及毕其事而罢归。其学识渊博,通经史,能诗词古文。词推崇姜蘷。为浙西词派的创始者。诗与王士禛齐名,时称“南朱北王”。著述甚丰,有《经义考》、《日下旧闻》、《曝书亭集》等。编有《词综》、《明诗综》等。其医著有《食宪鸿秘》三卷,系食物本草之类,现有刊本行世。 先世江苏吴江人,明景泰四年迁于浙江嘉兴府秀水县,遂为秀水人。清顺治六年,彝尊挈家移居嘉兴梅会里(今浙江嘉兴市秀洲区王店镇),其故宅今为王店曝书亭公园。

  浙江秀水人。明崇祯二年(1629)八月二十一日(10月7日)生。清康熙已未(一六七九),举博学鸿词,授检讨,寻入直南书房,出典江南省试。罢归后,殚心著述。 工诗,与王士禛为南北二大,论者谓王才高而学足以副之,朱学博而才足以运之。康熙四十八年(1709)十月十三日(11月14日)卒,年八十一。著有《日下旧闻》、《经义考》、《曝书亭诗文集》等书。(参考《国朝先正事略》卷三十九《文苑》)彝尊选辑唐、五代、宋以来下逮元张翥诸家词为《词综》,以开浙西词派,而其渊源所自,盖出于曹溶(嘉兴人)。尝称:“余壮日从先生(谓曹溶)南游岭表,西北至云中,酒阑登池,往往以小令、慢词,更迭唱和。有井水处,辄为银筝、檀板所歌。念倚声虽小道,当其为之,必崇尔雅,斥淫哇,极其,则亦以宣昭六义,鼓吹元音。往者明三百禩,词学失传,先生搜辑遗集,余曾表而出之。数十年来,浙西填词者,家白石而户玉田,舂容大雅,风气之变,实由于此。”(《静志居诗话》)于此,亦足略窥其旨,及其影响所及。其《曝书亭词》,自定为《江湖载酒集》、《静志居琴趣》、《茶烟阁体物集》、《蕃锦集》等四种,有李富孙注本。朱孝臧题云:“江湖老,载酒一年年。体素微妨耽绮语,贪多宁独是诗篇?派浙河先。”(《强村语业》卷三)

  浙派词以醇雅为,其流弊每旨枯寂,视湖海楼一派之犷悍,厥失维均,而创始者不任其咎也。

  【本事】冒广生曰:“世传竹坨《风怀二百韵》为其妻妹作,其实《静志居琴趣》一卷,皆《风怀》注脚也。竹坨年十七,娶于冯。冯孺人名福贞,字海媛,少竹坨一岁。冯夫人之妹名寿常,字静志,少竹坨七岁。曩闻外祖周季贶先生言:十五六年前,曾见太仓某家藏一簪,簪刻“寿常”二字,因悟洞仙歌词云:“金簪二寸短,留结殷勤,铸就遍名有谁认?”盖真有本事也。”

  三月,博学鸿词科会试。参加考试者共一百四十三人,试题为《璇玑玉衡赋》并序,《省耕诗五言排律二十韵》。录取五十人。朱彝尊、严绳孙、潘耒、李因笃、陈维崧、汪琬、汤斌、毛奇龄、施闰章、尤侗等均被录取。其中朱、严、潘、李四人以布衣入选,时称“四大布衣”。录取后,四人均授翰林院检讨,入史馆纂修《明史》。

  按:《竹垞文类》第一次刊刻在康熙十六年,第二次刊刻即在本年。第二次刊本削去一卷,并削去总目及作者署名“布衣秀水朱彝尊锡鬯”一行。查慎行《曝书亭集序》:“(彝尊)平生纂著,曾两付开雕。未仕之前,曰《竹垞诗类文类》。”杨谦《年谱》:“《文类》曾两付开雕:一廿五卷,不列名姓者,即是年所刊之本也;一廿六卷,首页有‘布衣秀水朱彝尊锡鬯’一行,未审刊于何年。”

  按:关于朱彝尊第一次谪官,彝尊在诗文中多次提及,如:《亡妻冯孺人行述》:“是月,予被劾谪官。”《严君(绳孙)墓志铭》:“二十二年春,予又入直南书房,赐居黄瓦门左。用是以资格自高者,合外内交构;逾年,予遂挂名学士牛钮弹事。”在其他文集中也有记载:如陈廷敬作《墓志铭》:“君虽以被劾镌一级罢,寻复原官归里。”《国朝先正事略》:“(朱彝尊)入直南书房,为忌者所中,镌一级罢。”《清史列传》:“(朱彝尊)旋坐私挟小胥入内写书被劾,降一级。”《国朝耆献类征初编》卷一一八:“先生直史馆日,私以楷书手王纶自随,录四方经进书。牛钮劾其漏泄,吏议镌一级,时人谓之‘美贬’。”

  查慎行寄诗祝八十寿辰。诗云:“当代龙门望不轻,得官何必尽公卿。风清李泌神仙骨,帝锡张华博物名。茗碗登堂无俗客,篮舆扶有门生。蟫鱼不蚀长生字,老阅巾箱眼倍明。”又诗云:“自返初衣不记春,十年鸠杖又随身。百分盏满休辞醉,万卷书多转益贫。荻火烹鲜鲈气味,松风吹长鹤。倏然出处行藏外,要是江东第一人。”

  别集名。朱彝尊作。八十卷,系作者自编。凡赋一卷、诗二十二卷、词七卷、文五十卷,附录《叶儿乐府》一卷。另符其子昆田《笛渔小稿》4卷。

  初名《经义存亡考》,后改今名。朱彝尊撰,三百卷。首列御注、敕撰诸书,次经诸经分类,后附毖纬、拟经、承师、刊石、书壁、镂版、著录、通说、家学、自叙各门。搜集历代解释经典的书籍,注明存佚、卷数、撰人姓名,并附原书序跋、诸儒论说,或作考证,是研究中国古代派别,经义和版本目录的重要参考书。后翁方纲沿用原书体例,撰有《经义考辩正》十二卷。

  清地理著作,朱彝尊撰。四十二卷。记载掌故史迹,上至远古,下至明末。内容分星土、世纪、形胜、宫室、城市、郊垌、京畿、侨治、边障、户牖、风欲、物产、杂缀等十三门,而以石鼓考列后。皆征引前人著作,逐条排比。所引经、史、小说、文集、金石文字等凡`1649种。采辑渊博,记载详备。其子朱昆田撰《补遗》,清高又命大臣窦光 、朱筠等增续,别成《日下旧闻考》。

  总集名。朱彝尊编选。一百卷。录存明初诗人至明亡后遗民3400余人的作品,并有作家小传及诸家评论,附有诗话,编者其纂辑意图是“窃取国史之义,俾览者可以明夫得失之故”。书中资料较为丰富,颇有涉及当时社会、情况的作品。于明诗各个流派的特点亦有所反映。

  词总集名。清朱彝尊编,汪森增定。三十卷,祉遗六卷。选录唐、宋、元词六百余家。朱氏论词提倡“雅正”,推崇姜蘷等的格律派词,本书虽也反

  映出这一倾向,但选录面较广,收入了许多具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,内容比较丰富。后王昶续辑《补遗》二卷,又辑《明词综》十二卷、《国朝词综》四十八卷、《国朝词综二集》八卷。合《词综》成《历朝词综》。其后黄燮清辑《国朝词综续编》五十八卷,续补八卷。

  食谱。朱彝尊撰。本书分上、下卷,是一部介绍各类食品加工调配、烹饪的专著。全书以《食宪总论》为首,论饮食的宜忌,下列饮之属,饭之属,粥之属,饵之属,酱之属,蔬之属,伏姜、果之属,鱼之属,蟹、禽之属,卵之属,肉之属,香之属,书末附有汪拂云所录食谱,内容非常丰富,有菜肴饭点烹调或制作方法四百余种。朱彝尊认为饮食之人有三种,一是之人,“食量本弘,不择精粗,惟事满腹,人见其蠢,彼实副其量为损为益。”一是滋味之人,“尝味务遍,或肥浓鲜爽,生熟备陈,或海错陆珍,奉非常馔当其得味,尽有可口”。一是养生之人,“饮必好水,饭必好米,蔬菜鱼肉,但取目前,常物务鲜,务洁,务熟,务烹饪合宜,不事珍奇,而有真味”。所以,朱彝尊认为“食不须多味,每食只宜一二佳味,纵有他美,须俟腹内运化后再进,方得受益。”

  朱彝尊与王士禛同时驰名诗坛,当时有“南朱北王”之称,赵执信也尊奉他们为两大家(见《谈龙录》)。

  清人对朱彝尊的诗评价很高,这和清人重学问的风气有关。实际就诗的形象性和情味的感人而言,他并不能与王士禛相比。

  朱彝尊是名诗人,在清词中影响更大。他和陈维崧并称“朱陈”,执掌词坛牛耳,开创清词新格局。他认为明词因专学《花间集》、《草堂诗余》,有气格卑弱、语言浮薄之弊,乃标举“清空”、“醇雅”(其说源于张炎)以矫之。他主张法南宋词,尤其时格律派词人姜夔、张炎,提出:“言词,必称北宋,然词至南宋始极其工,至宋季而始极其变。姜尧章氏最为杰出。”(《词综·发凡》)又云:“倚新声玉田差近。”(《解佩令·自题词集》)他还选辑唐至元人词为《词综》,借以推衍其主张。这一主张被不少人尤其是浙西词家所接受而翕然风从,“数十年来,浙西填词者,家白石而户玉田”(《静惕堂词序》)。后龚翔麟选朱彝尊、李良年、李符、沈皞日、沈岸登及本人词为《浙西六家词》,遂有“浙西词派”之名。其了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百余年的词坛。

  朱彝尊词中,还有一部分怀古、咏史之作,颇有苍凉之意。如《金明池·燕台怀古和申随叔翰林》的结末几句:“数燕云、十六神州,有多少园陵,颓垣断碣。正石马嘶残,金仙泪尽,古水荒沟寒月。”但这类词缺乏激昂雄壮的情调,而且在朱彝尊那里也不是主要的。他推崇南宋前后的一群词人,而他们的特点正是用精雅的语言形式构造清渺的意境,作为逃脱现实的心灵寄寓,这里有着时代、处境和心理的相似之处。后人说:“自朱竹垞以玉田为,所选《词综》,意旨枯寂;后人继之,尤为冗漫。以二窗为祖祢,视辛、刘若仇雠,家法若斯,庸非巨谬。”(文廷式《云起轩词钞序》)

  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:竹坨词疏中有密,独出冠时,微少沉厚之意。《江湖载酒集》洒落有致,《茶烟阁体物集》组织甚工,《蕃锦集》运用成语,别具匠心,然皆无甚大过人处。惟《静志居琴趣》一卷,尽扫陈言,独出机杼,艳词有此,匪独晏、欧所不能,即李后主,牛松卿亦未尝,真古今绝构也,惜托体未为大雅。《静志居琴趣》一卷,生香真色,得未曾有!前后次序,略可意会,不必穿凿求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