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英超无怨被乒协派至法国 爱购物计划先结婚

  他不会说法语,也不会说英语,他住在巴黎的法国国家运动体育学院一个10平米的房间里,远离自己的未婚妻。侯英超,中国乒乓球选手,他被中国乒协派来帮助勒瓦鲁瓦俱乐部,他没有丝毫抱怨。

  他在小小的房间里成功地放下了两个苹果、一个橘子、一罐芬达、一个吹风机和一副乒乓球拍。他手指着电脑上的图片,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靠在他的肩膀上。侯英超抬了抬眉毛,眼神很温柔,用蹩脚、有限的英文说道:“跳舞……芭蕾。”这是他的未婚妻,一位古典舞者。过去一年,他俩一直在筹划着结婚,但他并不完全属于自己。

  从2009年10月开始,侯英超就和女朋友两地分居。女朋友在,而他在8000公里外的巴黎。这是国家任务:中国乒协应法国勒瓦鲁瓦俱乐部的请求,派一名队员来增援,侯英超被选中了。

  侯英超曾是中国的全国冠军,但过两年就30岁了,被身后新一代运动员们超越,他是外派的最合适人选。侯英超没有抱怨,欣然上并努力完成任务。“这很正常。国家给了我一切,我得回报一点。”他从5岁开始就接受高水平的乒乓球训练,还有传统的运动员教育,在有舒适的住所。他说:“我是一个士兵,带有任务的士兵。我不代表我自己,我代表中国。”

  这种说法听起来是陈词滥调,但侯英超的个性并不符合我们的印象:他很外向,侃侃而谈,他喝饮料,训练结束后点上一支烟。来法国打球,侯英超也能赚点钱,勒瓦鲁瓦俱乐部每个月给他1000欧元,还承担了他吃住费用。另外,俱乐部每个月给中国乒协的报酬中,也有一部分会返还给侯英超。

  早在2007年,士兵侯英超就被派到奥地利的Niederosterreich俱乐部,帮他们打欧洲冠军联赛。当时,他每打完一场比赛就回中国,这一次他住下来了。他只能讲一点蹩脚的英文,法语一句不会。为了方便他的生活,法国人让他住在这个10平米的房间里,他与法国乒乓球国家队一起训练。侯英超曾经排名世界第10,对法国国手们的水平不敢恭维。“我没有高水平的训练伙伴。在法国,球员们打球时没有那种以此谋生的感觉,他们的基本功也并不扎实。”

  其他中国选手们对侯英超的经历也很好奇,“他们想知道语言不通是不是很痛苦,我是否习惯,是否吃得惯法国菜。”队友们也会托他带东西,比如拉菲葡萄酒,他的家人们也一样。据给他看脚病的华裔医生说:“他去买爱马仕、买易威登。”

  侯英超笑着说:“购物,是我最喜欢巴黎的地方。”但在这间小屋中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电脑前度过。6月份,侯英超将离开法国,下赛季不知又将到哪家俱乐部。在此期间,侯英超有个计划:结婚。